理念

身處以視覺主導的「眼球時代」,繁雜的影像碎片成了「接觸」真實的媒介,同時也限制了對真實的經驗與想像。網絡流行說:「有圖有真相」,但真相的來源是否只有一種?

電影甫誕生,盧米埃兄弟(Lumière Brothers)拍攝了《火車進站》(L’Arrivée d’un Train en Gare de la Ciotat),是最早的電影之一。電影放映時,巨大的火車讓觀眾恐慌走避,因為不熟悉「電影」的他們,以為是真實的火車衝來。這個經驗提醒我們,接觸電影之初,怎樣辨析影像孰真孰假?大眾根深蒂固的觀念裡,紀錄片是真實的載體,形式亦如《鏗鏘集》的新聞節目,鋪陳「客觀」的語調。

紀錄片的身影遺缺於公共平台上,論述與分析自是更顯貧乏。「香港真實影像協會」的成立,希望能展開對真實的寬廣想像,以各種策劃推動對紀錄片的思考。我們選擇「真實影像」,而非「紀錄片」,嘗試將「紀錄片」的定義擴展,包括更多豐富的形式語言,如實驗電影、錄像藝術等,穿透真實的邊界。

我們相信真實並非平面的刻板概念,紀錄片從來也在真實與虛構的光譜間擺蕩。「香港真實影像協會」希望能在各種形式與觀念的交錯裡,爬梳香港紀錄片的脈絡,亦與世界各地的真實影像對話。紀錄片並非盛載絕對的客觀真實,但我們能通過它進入現實斑駁的肌理,讓其意義開放且流動。